• 01
朱李叶集团CEO李俊凌 -互联网+的机遇与挑战
0
2016-02-17 10 12

     大家早上好,很少参加这样的场合,不该跟大家分享什么,但是看到这个场面,看到了那么多的颁奖忍不住想起了一句很古老的谚语叫做“必先使之疯狂”,尤其主持人提到像万达、苏宁、阿里巴巴,传统企业跟互联网企业的融合,我们把它解读传统产业跟互联网产业的融合,坦率地讲不完全是,从外面来看很风光、很热闹,真正决策者而言,也许只不过是一种恐慌的变化。创新很难来自于那种大企业的高知,像这种传统产业和互联网的结合,我不知道是创新的成分更多还是本能的恐惧更多?跟任何一个朝阳行业一样,互联网这个产业需要的是我们创造,机遇是现实存在的,坦率说,大的问题,但是面临着挑战,问题也很多,我们国家老百姓喜欢跟风、喜欢投机,喜欢群众运动、喜欢轰轰烈烈。中间媒体也喜欢推波助澜,挑拨、挑唆,过去五到十年,基本上每年都有新的热点出现,每年都有大批的创业者围绕一个热点做大量的企业,然后成批的出现,也成批的退却,结果那个大潮一样,一浪随着一浪。

    2010年,那几年一开始是B2C电商,然后是团购、O2O,因为微信的成功又引发了一批做社交的创业公司,然后是微商,可穿戴式设备,移动医疗、大数据数不胜数。大部分的创业项目可能它真正只为一部分消费者服务。所以我就说,有的时候在想,所有的全民创新、万众创业又一次群众运动,是一场资本的闹剧还是严肃的社会的进步。为什么这么讲呢?可能我自己从一个公司出身的人,我们对创新创业的理解有不同的角度,我们很清楚,真正创业是一个很孤独、很苦的过程,那时候在杭州生活,住在钱塘江边儿,旁边盖一个五星级的酒店,每天爬在那儿看,到底五星级的酒店怎么盖起来?我们知道住酒店很风光的过程,但是建酒店很有意思,首先往地下挖坑,挖的越深越好,大部分的时间里面,在揭幕之前是一个极为丑陋的过程,很多民工在那里干。无非创新创业就是这样一个过程,一点不风光,不值得我们观赏,非常麻烦的一个过程。

    举一个例子,今天回过头来看,整个六七十年代,可能最大的那个技术进步,我们大概已经没有概念了,当时所有的媒体热炒的也是出现了一大批公司,是哪个领域呢?是人工智能机器人,我记得在小学的时候看电视连续剧《阿童木》,在70年代像日本作为最先进的工业国家,他的科学家们为了社会集大成,实际上这么大的热潮概念今天回过头来看,说实话也就是概念而已,到今天人工智能还是一个遥远的梦想。而在当时我们如果今天回过头来看,那个年代真正最了不起的创新,跟人工智能是另外一个方向,而在当时并没有多少得到媒体的关注,就是芯片的技术,而芯片的技术直接推动电脑的普及,推动了后来互联网的技术进步,但在当时根本不是热点。

    今天有类似的情况出现,今天我们最热炒的比如说大数据、基因检测技术那个时候人工智能非常像,真的是最了不起的技术进步,真的不见得,今天那么多所谓大数据的公司有几个真正懂大数据,他们做的东西是实实在在大数据一个方向还是背道而驰,互联网、移动互联网作为技术而言给我们带来什么?是不是做个网站就是互联网,做个APP就是互联网+呢?做一个可穿戴式设备、智能家居就是移动互联网吗?这值得我们反思。

    我们非常关心革命,谈到革命,到底什么是真正的革命?是不是街头冲突、流血战争就是革命呢?我个人觉得如果是谈到革命,也许真正的革命就是当一群人,尤其一代年轻人,当年轻人他们的一些习惯,生活习惯或者思考的习惯发生了根本的变化,也许那才算得上真正的革命。我做一个真正的互联网技术给我们带来革命性的变化,举个例子,谈到搜索引擎,在美国最有代表性的公司是谷歌,在中国最有代表新的就是百度,搜索引擎到底在改变我们的什么样的习惯呢?尤其是年轻人的习惯,仅仅用到五到十年的时间,我们今天如果查找任何资料,不再去图书馆,读大学的时候查任何资料得骑自行车穿过半个城区找到这个城市最大的图书馆,找几天时间不见得能找到资料,今天图书馆的作用跟咖啡厅没有多大的区别,只是一个学习的场所而已,甚至是一个社交场所,图书馆的人流越来越少,我们检索资料的时候我们会用搜索引擎。

    比如,新闻媒体网站,在国外代表性的公司就是雅虎,在中国是新浪和搜狐,我们不管今天新浪和搜狐在互联网领域的地位如何但是确实改变了一代年轻人的一个习惯,就是获取新闻的习惯。一直在我们小时候获得新闻的方式就是报纸,收音机、电视,但是电视普及还没多久,今天已经极少人通过电视获取新闻,因为如果我们获得新闻第一时间会打开手机,不管是最近发生的天津大爆炸还是阅兵、任何一场体育赛事田径比赛,更主要随时随地通过手机获取新闻。表面上获取信息的方式变了、手段变了,真正背后变化的方式有一点是真正带来的改变,我们这一代人可能是最后一批对传统的权威还会盲目的崇拜的人,比方年轻一代人,我们的小孩,他们在他们成长过程中间,就很难再像我们这样对权威去迷信,因为在我们的成长年代,因为那些所谓的专家学者教授,比如说学校的老师,大学教授,他们所掌握的知识远远超出我们作为学生,作为个体所掌握的知识,我们不得不尊敬他们。在今天年轻人不见得,因为在学校里面他们通过手机、通过网站,他们所能获得的信息一点都不会比那个老师、教授、专家所拥有的要差,甚至要丰富很多,年轻人第一次开始具备能力拥有比他所谓传统专家权威掌握更多知识的可能,专家的价值在哪里?老师和学校的作用在哪里?学校除了发文凭组织大家在一起学习之外,有没有别的新的价值需要挖掘,因为纯粹的传授知识可能很容易被网络所取代。

    谈到媒体,我们一直到一二十年前必须要拥有一个牌照,你才具备发布新闻的资质,但今天也就几年时间,说实话只要有一部手机,有具备摄像功能的手机只要你愿意,每个人都成为媒体的发布人。这些人都撼动社会信息的结构,真正的变化是什么呢?重复一句,比我们年轻一代的人,他们可能就会生活再一个不再迷信权威的年代,我们对此做好了准备了没有?

    互联网第二大领域是社交,国外是Facebook,中国最代表性的公司是微信、腾讯,表面来看只是改变了我们的习惯,我小时候找朋友只能通过窍门,固定电话都没有,20年前固定电话才普及,不久之后被移动电话被取代,现在移动电话除了打电话之外,短信都用得越来越少,电话功能年轻人用得越来越少,更习惯用微信语音通信。这是简单的表象,只是改变了一种交流的方式,但是很抱歉,一样,它在动摇另外一个通信的根基,这种动摇也是革命性的变化,在改变这个社会人和人交流甚至社会的组织基本单元,如果谈到一个社会的组织基本单元,在中国古时候最早是一个村落,后来靠一个居委会,靠共青团、靠党把大家组织起来,而在西方可能一个社会最基本的单元是一个小的社区,是一个宗教的组织,是一个教会,但今天这些都在发生变化。

    我发现可能我们每一个人,我们在微信上跟我们特定的群,一个圈子里面,我们交流的时间精力远远超出在现实公司里面跟我们的公司里面的人,跟组织你的人,单位里面的人交流的频率和时间都要多很多。这个变化不是一个小的变化,它会彻底改变我们不得不面对的一个地方,我们那么多年来,依赖的组织形式也会因此而发生变化。举个例子,对一个企业而言,有多少企业老板明白其实你们公司的员工,他们自己很容易建一个群,那个群里面刻意把你排除在外,会要求不能把你拉进来,他们喜欢在里面畅所欲言,而且你是不在里面的,如果你一旦进去,相信我,他们会迅速的离开,另外再拉一个群出来。

    我记得是2010年读一本书,那本书传统讲Facebook,这里面做一个让我当时觉得莫名其妙的寓言,像这种网络工具会对于推动这个社会的基本组织变化甚至推动一场革命起到根本性的影响,比如在突尼斯,在埃及这样的国家,我当时读到这本书的时候觉得非常诧异,第一,在2010年的时候,整个中东阿拉伯国家里面社会最稳定、经济最繁荣国家发展最好的就是突尼斯和埃及,我觉得不可思议,怎么像作者寓言的那样。我自己去埃及旅行,等到我买好机票,得到通知说去不了,埃及发生革命了,而那次所谓的阿拉伯发生的革命,你要研究它的发展过程,确实社交网站起的作用不可忽视,一开始可能只是一个年轻人在网站上发现了自己的个人部门的情绪,但很快莫名其妙的发现不是唯一有这个看法的人,网上马上组织起来,迅速演变成一场革命。在中国不希望发生,网络不是用来搞破坏的,不是破坏这个社会进步的,而是推动社会进步的,但是有一点是我们不能不面对的,同样来说,还有一点,我们这代人也许是最后一代会服务于单位,居委会、公司组织权威的一群人,我们的年轻一代他们会已经很习惯用新的方式组织起来、交流起来,改变他们在网络上的自组织,这个不知道我们做好准备了吗?

    第三大领域是电子商务,电子商务给我们带来的改变不只是获取信息的习惯,不只是人和人交流的习惯,真正在改变我们商业的习惯,而这个商业的习惯可能才是真正最根本性的,因为我们知道,还有一句话叫做经济基础决定了上层建筑。如果说真正从我们做电子商务的角度来看,互联网尤其移动互联网,在商业领域带来的真正变化在哪里?我个人觉得,移动互联网尤其到了分水岭,人类历史上最大的分水岭,所有传统的商业习惯都是以供给为中心的,这是一个供给决定需求的年代,我们有句话叫做买的没有卖的精,讲的就是这个意思。但是移动互联网第一次让消费者有了平等的话语权,而且整个在商业领域里面,只有个体为中心构建整个商业领域也许才有新的机会,才能抓住接下来新的商机。所以在电子商务领域里面,三大核心要素是我们必须面对的,以个体消费者为中心重新组织供应体系,规模效应、商业逻辑不可或缺,缺一不可。

    我最后简单跟大家讲一讲,我们自己对互联网+的理解,坦率讲,做一个网站不是互联网+,做一个APP没有多大意义了,因为大家如果要是稍微还有一点记性的话,2000年已经发生过一次了,2000年所有人以为,我只要自己搞一个网站就是一个互联网+的企业,APP无非多一个网站而已,这三拨的浪潮,第一拨叫做IT化的阶段,代表性的公司就是微软、IBM,这样的企业在中国最代表性的像用友和金蝶传统的软件企业。为什么叫做IT企业呢,因为并没有改变这个的社会的供给结构,帮助传统企业提供信息化的水平,从这个角度来讲,我们做个网站,我们做一个APP,充其量无非是传统的IT化阶段的一个延续而已。它的商业价值也许并没有大家想到的那么高,尤其谈到投资价值可能低的可怜,绝大部分时下热门的大数据,很抱歉,基本上极少有人,别说了解什么叫大数据,连资格都谈不上,绝大部分人他所谓的大数据就是数据分析,传统的都不能再传统的商业分析,典型的IT过程。

    谈到医疗领域而言,帮企业做一个报告只不过IT化的过程,没有大家想的具有革命性的意义,而且这个阶段我也想告诉大家,自从互联网之后,再无IT巨头,传统IT巨头再无可能出现了,甚至连微软,像IBM这么伟大的企业没有人当做互联网企业来看,内部做了无数的投资,想转型升级成为互联网公司,到今天为止都是徒劳无功。原因是IT就是IT,你只不过为传统的个体企业做服务,做锦上添花的事情,作为一个网站而言,信息化的技术而言。这属于增值服务的范围。

    第二拨浪潮是真正的互联网企业,互联网和传统的IT企业有什么本质区别呢?第一,它是不以任何一个个体企业为中心的,它不为个体的企业服务,当一旦讲到去中心化的时候,很抱歉来讲,你讲去中心化觉得很牛,其实只是谈IT服务,真正的互联网阶段是一个重新新的固定中心化的过程。什么叫中心化的过程?我以一个网站或者以一个APP为中心,重新组织社会的基本资源,这些产品为王、消费体验为王的阶段,这些代表性的公司反而像百度、腾讯这样的公司,你必须做几款非常牛的产品,非常好的用户体验,才能让所有人原本放弃他获取信息的来源,获得社交的来源,到你这里来,是一个搬家的过程,而这种搬家和移民基本上没有成本,是把全社会的人力、物力、财力重新组织起来的过程,这是互联网阶段真正的表现,这个阶段基本不可能是全民创新、万众创业。全民创新、万众创业做到IT化的过程,其实让社会普通个体用个人的资本去做IT化的工作,如何组织成中心化的网站而已,我也想告诉大家,很难再出现互联网巨头了,纯粹靠互联网的手段把社会资源组织在一个网站上,一个产品上面,机会也不多了。

    第三个阶段,我们所谓的互联网+的年代,我觉得互联网+是互联网的延伸,但是有一个本质的区别,首先它肯定不能再是IT化的工作,仍然不是少数的大企业、小企业个体服务,它也不是一个网站或者是一个APP为中心,互联网+的核心要求我们以一个产业来看,如何把这个产业里面最有先进生产力的代表来提供出来,是一个新的组织体系为中心。如果在互联网这个年代,是以消费者为王的年代,在互联网+的年代很有意思,每个行业独立来看,这个行业里面最具备独立服务消费者的人群,就是个体的劳动者为中心,把他们组织成新的组织,新的体系,新的生态,这个也许是接下来我们这个行业,我们这个产业和社会面临最大的机会。

    举一个例子,比如说打车,不管滴滴、快滴、易到,这个分水岭之前,这个行业出资这个公司的老板,互联网+一个工作是把那些真正服务提供者,司机们的组织起来,组织为一个新的群体、新的组织。以医疗行业服务为例,真正挂号只是一个IT化的过程,但如果做互联网+,需要考虑的是能不能把这个行业里面最直接提供服务的那些个体,比如说医生组织起来,新的组织,还不是以医院为中心,这个里面都有现实意义的最大机会,但是他们的挑战,不是对这个行业的挑战真正挑战的是传统的组织方式,传统的大企业,传统的医院,传统的出租车公司,甚至这个会影响到我们作为政府而言,政府怎么去管理这个社会,这些挑战我觉得不是坏事儿,这是社会进步的表现,我们需要的还是刚才强调的一句话,我们这代人是最后一代,不得不去崇拜屈服于传统权威的一代人,但是不得不面对一个现实,不管做没做好准备,年轻一代不想也不需要走我们同样的路,他们用他们的思想和他们的行为形成新的社会习惯,新的社会的文化,这个是互联网+,这个时代给我们最大的机遇,我们最好拥抱它。谢谢大家!

会展活动
  • 01

    2018-04-192018全球互联网经

  • 01

    2017-12-202017全球跨境电子

  • 01

    2017-09-052017全球互联网经

  • 01

    2016-08-232016全球互联网经